周其仁:上海建全球城市,要学城市小国“往外打”

时间:2019-08-05 20:17 来源:澎湃新闻
  1991年,迪拜还是一片沙漠。不到20年,迪拜已经成为一座被评为六大全球枢纽城市之一的沙漠网红。如果仅仅靠石油财富,它可能和阿联酋其他城市一样仅仅是“富得流油”而已,获此网红。7月27日举行的“面向全球、面向未来:上海愿景与静安方案”跨界高端研讨会上,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周其仁从迪拜发展切入,发表了“市区制高点——从静安看上海”的演讲。
  
  出差回来特意从迪拜转机,一番实地考察后,周其仁表示,“迪拜20年的发展提醒我们,现代技术发展条件下,城市间的竞争优势可能跟先天已有资源条件的关系越来越小。即便上海拥有位置好、历史悠久、基础资源好等一手好牌,也不等于在未来的竞争当中一定领先,这是特别值得上海注意的。”



周其仁

  迪拜成为全球枢纽,仅仅是因为有石油任性吗?
  
  20年时间,从一片沙漠中拔地而起,丰富的石油资源当然为迪拜发迹提供了基础。难道仅仅是靠石油吗?作为阿联酋国家储能最少的,迪拜现在GDP仅5%来自于石油,经济基础已经移向金融、世贸、旅游和文化,甚至还建起一个大学城和沙漠硅谷。
  
  “能够20年时间里从一片空白,成长为一个全球网络中的枢纽性节点,不仅仅是靠奢华、全球独到的建筑物以及夸张的消费来吸引人注意。”周其仁表示。
  
  随着人类活动方式发生变化,城市发展的重要条件也发生了变化,传统经济是画地为牢,现代经济互联互通,在来来往往中创造财富。迪拜领导人看到自身发展瓶颈和未来发展趋势,带着危机意识和前瞻意识拜师新加坡,并几十年一贯实践转型,最终将传统资源优势转化成非石油竞争力。迪拜经验表明,当代城市要争的,是在全球网络里的节点地位。
  
  全球城市是具有支配地位的节点,强在辐射力
  
  当代全球化是从村界到国界的共同命运,是被更多人口携带更多货物、技术、信息、思想和资本,以更多方式和更高频率不断跨越,这是当下世界的特征。周其仁认为,过去按照行政边界看世界,人们的生产、生活、消费、交换多发生在边界之内,今天我们所处的世界特征变了,边界是供人跨越的。
  
  不来来往往没有生产力,只要来往,节点就非常重要。城市就是帮助人们来来往往的节点,全球城市就是在全球网络当中具有支配地位、重大地位的节点。
  
  独角兽企业以10亿美元来估值是由纽约定的,这就是纽约作为重要节点城市的影响力。新加坡国内市场小,经济只有“往外打”一条出路,它的城市建设不是为新加坡服务的,而是服务全球。谈到上海的发展和静安的影响力,周其仁表示,“真正厉害的是远离静安能看到静安,这样静安才是真正厉害。最厉害的城市不是规模最大的城市,是辐射力最强的城市,可以跨越边界为别人提供产品,提供服务,提供想法,这是当代城市竞争真正的关键。”
  
  此外,成为节点的全球枢纽城市有个共同特点,就是非本国居民占很大比例。非本国居民占迪拜总人口的90%,仅仅中国在那里就有30万人,可以在迪拜机场看到不同国籍、民族、宗教的人共融相处。周其仁认为,不同人之间生活经历、语言、文化、历史背景相互交融,这是最有生命力的文化。
  
  中国企业要努力“往外打”
  
  为什么大家都说华为是好公司?华为总营收的52%来自于全球收入。中国上榜《财富》世界500强的企业跟美国企业一样多,但是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央企,海外营收占比不到20%。“绝大部分是挣中国人自己的钱。”周其仁说。
  
  “中国是小企业往全球打,挣全世界的钱,大企业挣小企业的钱,国内市场大,不大有兴趣看别人的东西,关税高,保护国内市场,开放度是不够的。”周其仁强调,“我们‘往外打’相对比较薄弱,例如电影市场票房全球第二,但中国排名前十的音乐人在全球领先的音乐媒体订阅量是韩国前十大顶尖艺人的3%。下一步往全球走是一个重要的方向。”
  
  上海建全球城市的三个制高点:辐射力、集聚力、承载力
  
  网络、节点是理解当代人类经济活动、交往活动的一个基础知识结构,在这个基础上理解城市建设,理解城市当中核心的市区建设。演讲最后,周其仁总结了上海建设全球城市需要抢占的三个制高点。
  
  更大范围的服务辐射,不是本地人的活动,不是仅仅本地生产为本地生活服务的,它的很多空间是服务别人的,服务远方的,要追求更大范围的辐射。将来静安区影响有多大,取决于在多远可以看到静安区的元素,有哪些产品、知识点、热点是从静安区来的?出了静安区才能定义静安区的辐射力。
  
  要为辐射区集聚人才,从全球集聚优质资源。抢人是要打仗的,没有仗打,就给房子,这样只是抢来一批房客。有仗打才能抢人,抢来人才要有用武之地。不要陷入低端的抢人才,光抢学历来没什么用,你要把你做的事情亮出来,亮出来就是信号,这个信号要非常清楚。
  
  高密度高品质承载力。上海要支撑得起具有辐射力的活动,空间规划、城市建设、容积率建设都要从全球角度考量。
  
  周其仁在演讲结束时说:“大国当中的一个城市或一块区域怎么进一步开放,非常难,要有坚持力。要有无数的协调、磨合,要有韧性,要有坚持力。但是,不做一点难的事情,下一步恐怕不会有好结果的。我的看法,现在是到了要做点难做事情的时候。因为,难做的事情别人都做不成,谁做成,下一步就是谁的,制高点就在谁手里。”

责任编辑:王健
0